伊斯梅洛夫:希望中超恢复亚外 一直想为亚泰效力
时间:2017-11-17 17:26:38
伊斯梅洛夫已经融入长春

文章来源:足球报

特约记者革晨、记者陈榕达报道 当2017赛季中超大幕落下时,喧嚣的赛场虽归于平静,但引援工作却开始暗流涌动,而受制于今年的限外新政,“亚外”的处境变得尴尬起来。不过,之于长春亚泰,“亚外”伊斯梅洛夫的地位并不会动摇,除了还有一年的工作合同,他在长春亚泰7个赛季的打拼让他爱上了这座城市,也让这座城市接纳了他。只是伊斯梅洛夫略有“遗憾”,如果当初知道在长春亚泰效力这么久,怎么也要把中文学好。

在长春等到我的爱人和孩子

“记得2011年1月卡塔尔亚洲杯,我们获得了第四名,当时有两个机会在我面前,一个是留在卡塔尔联赛,一个前往中超联赛。从个人角度看,我更喜欢对抗性强、跑动多的中超联赛,所以我选择了长春亚泰。“伊斯梅洛夫说。

加盟长春亚泰最初几个赛季,长春球迷经常会拿伊斯梅洛夫与卡巴雷罗相比,比如对他“四妹夫”的称谓也是源自卡巴雷罗的“四哥”。可一晃7个赛季下来,伊斯梅洛夫超越卡巴雷罗,成为长春亚泰历史上效力时间最长的外援,他的中超经验甚至超过了队内大多数本土球员,达到了184场。

伊斯梅洛夫能在乌兹别克斯坦职业联赛打拼,后来短暂去过俄罗斯联赛踢球。但直到来到中国后,25岁的他才有了“天外有天”的感觉,“我们国家有很多好地方,但来到中国后,特别是第一次随长春亚泰去海口冬训,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中国。另外,俱乐部、教练、队友,还有球迷,对我也非常友好。”

“真没有想到,在长春亚泰一踢就是7个赛季。如果当时知道能在中国待这么久,一定会好好学习中文的。”虽然还不能用中文进行日常的交流,但在长春这七年,伊斯梅洛夫过得还是非常愉快的。在他看来,有两种语言是世界通用的,一个是足球,一个是美食。“刚来时,我只会说英语和我们国家的语言,中文对我来说很困难。但因为足球,我喜欢上了长春亚泰,也因为美食,我喜欢上了中国。我特别喜欢吃辣的,去年,我在德国治疗时一周要吃三次火锅。”伊斯梅洛夫说。

诱人的美食拴住了伊斯梅洛夫的胃,而俱乐部的认可也安住了他的心。“我的队友、俱乐部领导都和我玩笑说,你已经是半个中国人了,你和我们是一伙的。”对于伊斯梅洛夫而言,他人生中很多重要的时刻都与长春有关———从25岁到32岁,他把自己职业生涯最好的时光留在了长春亚泰,“我生命当中最好的时光是在长春度过的。在长春,我等到了我的爱人、我的孩子,也收获了很多令人欣慰的东西。我觉得长春是一个非常适合生活的地方,这里什么都有,生活起来很方便,很舒服,就像在家一样。这里的人也不像大城市里那么冷漠,每个人都很容易接触。”

留与不留不取决于我

今年,中国足协出台限外政策,亚洲外援在俱乐部的地位受到了挑战,他们不再是亚外政策下雷打不动的主力,而是主帅排兵布阵时的一种选择。限外新政之初,伊斯梅洛夫在李章洙麾下的出场时间受到挤压,动了离开球队想法,“限外政策让亚洲外援没有了优势,打不上比赛,我心里挺难受的。那时,我跟俱乐部领导交流过,是不是让我去其他俱乐部或联赛,但俱乐部领导明确告诉我‘亚泰非常需要你’,希望我继续留下。”

伊斯梅洛夫是一位非常重视训练的球员,在打不上比赛的四轮联赛中,他会把精力更多地投在训练中,并通过预备队联赛保持状态。“本赛季的备战期可能是我职业生涯中遇到过的最糟糕的备战期。备战期间,我们没有足够的有球训练和技战术演练,基本上以跑为主,感觉是在跑马拉松。即便有时能够碰到足球,但也不是真正的有球训练,而是进行长传球、直传球的训练。”

不过,随着球队主帅的更迭,以及战术思想的变化,伊斯格洛夫又回到了首发阵容,而他回报主帅陈金刚的是在客场挑战天津权健一役中为球队首开纪录,“本赛季前五轮,我们只拿到了1分,之后球队更换了主帅,训练内容也发生了变化,在新教练执教的第一场比赛中,我们1比0战胜了河南建业。”

之于伊斯梅洛夫,七年的亚泰经历让他步入了而立之年,而他与亚泰的故事也可以平稳度过七年之痒。“我确实是在亚泰度过很多美好的时光,我希望能继续在亚泰待下去,不管是一年,还是更长的时间。对我来说,长春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地方,但很多时候,留与不留并不取决于我,我个人想法,希望中国足协能够恢复亚洲外援政策。”伊斯梅洛夫说。

加盟长春亚泰,伊斯梅洛夫先是得到了一份三年合同,后又签下一份五年长约。明年,他与长春亚泰的合同将到期。对于未来,伊斯梅洛夫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与长春亚泰第一份合同快结束时,有很多俱乐部找我,但我并不想离开长春亚泰,我一直想为长春亚泰踢球。因为在这里,所有人都信任我,并全力支持我,我怎么会选择离开呢?让我感动的是,亚泰领导也对我说,即便我结束球员生涯时,也可以留在俱乐部继续工作。”

我要退出国家队给年轻人机会

11月14日的一场热身赛中,乌兹别克斯坦0比1不敌阿联酋,伊斯梅洛夫、艾哈迈多夫和杰帕罗夫等乌兹元老皆未出场,事实上,他们也没有被招入本期大名单中。无缘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意味着新的世界杯备战周期的开始,阵容年轻化势在必行,长春亚泰外援伊斯梅洛夫在接受本报专访时也流露出了退出的意愿。

伊斯梅洛夫的国家队生涯原本可以继续,在12强赛小组赛期间,乌兹别克斯坦一度形势大好。在第9轮与中国队的比赛前,他们积12分,位列小组第3,领先身后的叙利亚3分,只要在武汉拿到分数,即便叙利亚取胜,乌兹也能带着优势进入收官战,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可以说,客场输给中国队的比赛成为乌兹别克斯坦出局的转折点,伊斯梅洛夫在禁区内对冯潇霆犯规,送给国足一粒点球,郜林一蹴而就。当时比赛已经进行到第85分钟,乌兹无力回天。

回顾那个点球,伊斯梅洛夫觉得自己有些冤枉,“我当时没看到他(冯潇霆),当我伸出脚之后,他从我身后冲了过来,然后就跌倒了,他很聪明,不是所有人都会那么做。判不判点球是裁判的决定,在我看来是可判可不判的。”他摊了摊手说道。

伊斯梅洛夫的犯规送给中国队宝贵的3分,让国足将出线希望延续到最后一轮。赛后,国足中场、伊斯梅洛夫的俱乐部队友何超在微博上调侃称,回到长春要请乌兹铁卫吃火锅,但此后没有了下文。提及此事,伊斯梅洛夫笑着表示,何超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他请了,火锅是我最喜欢的食物。”

除了何超的火锅,伊斯梅洛夫更收获了中国球迷的“敬意”,不少球迷在长春亚泰官方微博下评论,戏称乌兹后卫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伊斯梅洛夫预定本年度最佳中超外援”、“伊斯梅洛夫,填好你的入党申请书”,此类留言比比皆是。

和伊斯梅洛夫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河南建业的叙利亚籍外援萨利赫成为球迷眼中的“罪人”,后者在12强赛第8轮与中国队的比赛补时阶段破门,几乎判定了国足的“死刑”。这引起部分国内球迷的强烈不满,建业官方微博下一度有不少恶评。

“这在足球比赛中很正常,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伊斯梅洛夫表示,为国效力没有不尽力的道理,“我当然很热爱中国,但和中国队比赛中可能我更想赢。”

12强赛收官战,乌兹别克斯坦0比0战平韩国,最终以净胜球劣势排名小组第4,惨遭淘汰。“我们觉得非常可惜,本来机会非常好,赢了最后一场就可以打进世界杯,但是我们犯了很多错误,错过了很多进球的机会,所以很遗憾。”伊斯梅洛夫说。

世预赛出局之后,乌兹别克斯坦主教练巴巴扬下课,乌超球队纳萨夫主帅博迪耶夫暂代主帅一职。14日与阿联酋的比赛是博迪耶夫挂帅后的首场比赛,他的首发阵容中有7名90后球员,其中4位出生于1996年,参加了与中国队那场12强赛的主力球员里,也只剩下前锋比克马耶夫和门将涅斯捷罗夫。

对于35岁的杰帕罗夫、32岁的伊斯梅洛夫和30岁的艾哈迈多夫而言,无缘2018年世界杯基本意味着他们的世界杯梦就此破碎,淡出国家队已成必然,而乌兹别克斯坦也需要新鲜血液的加入。伊斯梅洛夫就坦言,自己的国家队生涯已经结束,他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冲击世界杯了,我打算退出国家队,把更多的机会留给年轻球员。”

相关标签: 中超(26369) 梅洛(1040)